<pre id="6jwme"><em id="6jwme"></em></pre>
<th id="6jwme"><sup id="6jwme"><span id="6jwme"></span></sup></th>
  • <big id="6jwme"><sup id="6jwme"></sup></big>
    <pre id="6jwme"><em id="6jwme"></em></pre>
  • <strike id="6jwme"><sup id="6jwme"></sup></strike>
       
       
      當前位置:產業動態
        前沿深科技成行業新風口 中國領銜相關領域投資增長  
         
        發布時間: 19-10-18 09:33:05am     
               
       

          過去20年中國的研發開支飆漲了大約400%,如今已經超過每年4000億美元,接近歐洲和美國的水平。2018年,中國在高新材料、人工智能、生物科技、區塊鏈、無人機和機器人學、光子學、電子學以及量子計算七大領域共有28家獨角獸企業,總估值約4990億元人民幣。其中,人工智能領域獨角獸企業有12家,總估值達到1590億元。

        隨著人工智能、機器人、區塊鏈等前沿技術的發展,各國相關投資亦風起云涌。

        1015日,波士頓咨詢公司(BCG)和國際組織Hello Tomorrow在北京聯合推出了題為《深科技生態破曉而來》的最新研究報告。報告顯示,自2015年至2018年,包括高新材料、人工智能、生物科技、區塊鏈、無人機和機器人學、光子學、電子學以及量子計算在內的7個前沿“深科技”領域,吸收了全球私人投資總額接近180億美元,年均飆漲超過20%

        其中,中國的投資極具活力。“盡管目前深科技市場美國占據一半,但以中國為首的國家和地區正在迎頭趕上,”BCG合伙人、BCG企業數字化加速器大中華區核心成員李懋華表示,“在政府科研投資支出方面,中國無論絕對值還是年增幅均占據重要地位,近三年深科技領域私人投資平均增幅高達80%以上,美國則僅有10%左右。”

        “深科技”投資風口

        當下“深科技”已成為全球競相追逐的投資熱點。

        高科技研究報告中所稱的“深科技”,是指不僅高度創新,而且遠遠領先于當前的應用科技。它往往需要大量的研發投入,才能創造出具有實用價值的業務或消費應用。BCG將包括高新材料、人工智能、生物科技、區塊鏈、無人機和機器人學、光子學、電子學以及量子計算在內的7個領域定義為“深科技”。

        BCG方面認為,“深科技”的發展在商業環境下有三大特點,一是“深科技”能夠產生重大影響,二是“深科技”走向成熟并推向市場需要較長時間,三是“深科技”對資金的需求巨大。“投資者紛紛將資金投向從事原創科技研究的企業,針對深科技的投資在廣度及深度全面開花。”BCG董事總經理、全球合伙人徐勤指出。

        根據報告數據顯示,2015年到2018年,7大領域的“深科技”企業吸收的全球私人投資總額已接近180億美元,年均飆漲超過20%。其中,中美兩國占全球“深科技”企業私人投資的81%,國內投資額分別接近146億美元和328億美元。美國在大多數類別占據領導地位,是投資的中心。

        同期,“深科技”企業吸收的私人投資遠超非“深科技”企業。以量子計算領域為例,該報告顯示,目前量子計算領域僅有八家“深科技”企業,其中兩家在2016年和2017年的融資就達到了6400萬美元。此外,“深科技”企業籌募私人投資的活動數量也超過非“深科技”企業。

        正形成生態系統

        需要注意的是,由于“深科技”覆蓋了從研發到產業化再到商業化的眾多環節,因而它在持續演進過程中也形成了龐大的生態系統,囊括多種多樣的參與者。

        BCG方面指出,“深科技”生態系統的參與者類型眾多,來源更加多樣化,包括初創企業、企業、投資者、高校和研究中心、政府、推動者。推動者包括孵化器和加速器、起協助推動作用的實驗室(微觀裝配實驗室),以及組織各種競賽、活動和社群的團體。這樣的多主體聯盟不僅僅是以短期的商業目的為主,還注重某一行業的顛覆和承擔社會責任。

        同時,相較于其他類型的生態系統,“深科技”生態系統的動態性和流動性更高。 隨著新興技術和新興行業的成長,生態系統中各利益相關方的關系逐漸深化成熟。從基礎研究到商業化推廣,各方的角色和預期也在變化和演進。

        “它不是一個緊耦合,相對來說是一個松耦合,是一個動態的互存系統。”同時兼任BCG企業數字化加速器DAS大中華區負責人的徐勤這樣表示。

        此外,“深科技”生態系統擁有扁平化、去中心化結構。“深科技”生態系統的協調者并不是完全掌控全局的個體管理者,更多是像磁鐵一樣發揮吸引作用,其中的每一位合作伙伴都會影響生態系統的整體走向。

        這也就意味著,體量龐大、財力雄厚的參與者,在某種程度上的確能夠左右方向,如設定研究和市場發展的方向,但其他參與者之間的合縱連橫,也能夠對生態系統中的力量對比帶來舉足輕重的影響。

        而上述特點導致了,在“深科技”生態系統中,營收與利潤等傳統的財務指標并非總是評估價值實現的最佳手段。“深科技生態系統往往需要通過間接、非傳統、非財務的聯系——比如數據和服務等——建立共識。”徐勤介紹道。

        中國成為火車頭

        值得一提的是,盡管美國是“深科技”領域投資的中心,中國卻是拉動“深科技”投資增長最大的火車頭。

        據BCG方面介紹,在報告所覆蓋的8682家企業中,盡管美國企業以4198家企業的數量,占比高達53%,但近年來,無論是數量還是全球“深科技”市場份額方面,美國企業均出現了下滑現象。

        反觀中國,則呈現出強勁的增長勢頭。數據顯示,目前中國“深科技”企業數量為746家,在全球范圍內排名第二,超過了德國、英國和日本等許多發達國家。從2015年至2018年,中國“深科技”的投資額保持年均81%的高增長勢頭,美國企業同期吸收的投資額年均增速則約10%

        根據《經濟學人》匯編的數據,按購買力平價計算,過去20年中國的研發開支飆漲了大約400%,如今已經超過每年4000億美元,接近歐洲和美國的水平。從具體領域而言,中國在人工智能、區塊鏈、光子學和電子學領域的投資極具活力。根據BCG的分析,2016年至2018年,中國在這三個領域的資金總投入達到了88.8億美元。

        其中,人工智能已成為中國最具潛力的“深科技”獨角獸企業誕生之地。根據《2018胡潤大中華區獨角獸指數》的數據和BCG的分析,2018年,中國在“深科技”七大領域共有28家獨角獸企業,總估值約4990億元人民幣。其中,人工智能領域獨角獸企業有12家,總估值達到1590億元。

        不過需要看到的是,大量的資金投入,一方面確實能夠助長深科技企業的發展,另一方面,也可能會催生泡沫化現象。

        “產業的發展是一個動態的過程,市場的淘汰機制會對產業進行洗牌。”圍繞深科技領域存在的泡沫化現象,李懋華向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。在他看來,泡沫的形成有一定的自然規律,深科技企業的發展過程中也存在優勝劣汰。

        盡管泡沫化現象難以避免,但李懋華認為,通過在全球和中國范圍內建立良性循環的“深科技”生態系統,有望壓縮泡沫化的過程。“只要充分運用成熟企業本身已有的客戶資源、技術和能力,輔以高校院所的人才,充分借助政府的支持和推動者的推動,形成一個深科技生態,就能夠促進深科技企業健康快速地發展。”

      圍繞中國“深科技”在全球的未來發展前景,李懋華表示了充足的信心。“中國的深科技企業植根中國本地市場,有大量的使用場景。按照深科技發展的自然規律,會有越來越多的優良企業逐步脫穎而出。”

       

       
         
          關閉窗口  
      中國企業聯合會、中國企業家協會
      地址:北京市海淀區紫竹院南路17號 郵編:100048
      中國企業聯合會信息工作部 技術支持 京ICP證 13027772號
      超碰免费